池渊

一人清醒也似深陷无名渊薮
不如饮几坛大醉方休

盲生,发现华点了吗

似词穷一般(一)

有一个楔子,但不看也不影响这章的阅读,想看的可以戳我头像向下翻


叶修解开衬衫最上面的纽扣,缓缓呼出一口气。


出门前自家弟弟和老头子携手强迫自己穿上的衬衣,此刻像柔软的绳索,勒得喘不过气。


他抬起手,揉散眉宇间郁结的几分烦躁。自家的事,没必要给即将见面的队员带来不快。


又是一副懒懒的样子推开会议室的门。


欣赏座位上的人震惊的表情带来的愉悦,弥补了刚回家就被赶出来的郁闷。


群情激愤的吐槽是意料之内的事,他神色不改地听着,眼神默不作声地转向右侧第三位上坐的人。


许久未见,即将作为战友和自己并肩亮剑世邀赛的国家队队长,会有什么反应呢?


察...

【叶喻】如词穷一般(楔子)

喻文州推开便利店的玻璃门,叮咚作响的铃声惊动了柜台后打瞌睡的姑娘。缓步走到收银台前,开口向姑娘要了包烟。他皱皱眉,声音沙哑得把自己都吓了一跳。


初次抽烟的决定做的匆忙,没有指定烟的牌子。姑娘迟疑地问:“随便吗?”


他嗯了一声。姑娘转过身,打量着货架上五彩斑斓的品种,又瞧了一眼喻文州,替他挑了包不那么呛的。


“要打火机吗?”


喻文州点头。


扫描条形码的红光一闪,价钱出现在屏幕上。他掏出手机,扫码付款。将桌上的烟和打火机攥在手里,抬头冲姑娘微笑了一下,推门走到街上。


接近凌晨,街上行走的人稀稀落落,除了几个还在对瓶吹的大排档,商铺大多都关了门。月亮挺暗,电线杆上...

【叶喻】只是朋友(记梗)

听了陈翔的《只是朋友》后,随手码的段子,有可能写成长文


没开灯的屋子很暗,唯一的光源是电脑屏幕上挂着的聊天窗口。


叶修深深吸了口烟,郑重得像是做了个关乎人生大事的决定,双手摆上键盘,键帽起落,输入框里出现了字。


“文州”,不对不对,太亲密了,飞快地按了两下删除键,试图掩饰过度关心。


“喻队还好吗?”平平淡淡的语气,把难以抑制的担忧改成随口一问的随意。


轻点回车,文字发送。叶修把叼着的烟摘下,掐灭,扔进垃圾桶。

乔x柯谨

  那时,暖阳下有你,微风里有我。


  1.


  渐入深秋,落叶乘风翩然而下,在根部堆了一层又一层。梅兹大学的校道清扫机器人似乎怎样都扫不尽秋天的请柬,忙忙碌碌来回穿梭,走路看书或玩手机的学生一不留神就会撞上一个,呆呆的机器人道歉的声音此起彼伏。


  乔小少爷一手撑着脸颊,另一只手肘压在摊开的仿真书页上,有一搭没一搭地转着电子笔。正当中年的教授在阶梯教室最前端讲课,敲着讲台划重点,厚重的声音传到后排,带了些嗡嗡的余韵。好不容易挨到教授布置完作业,说了句下课,乔急匆匆地把课本等一干上课用品撂进包里,抓着包就开溜。


  乔随手把包往肩上一搭,快步穿过林荫道,走到法学院的大楼...

【叶喻朝暮予你/23:00】Reunion

 @叶喻搞事生产大队 

微量ooc

“reunion咖啡馆。”

喻文州抬头看向面前咖啡馆的匾额,对着手机上的地址,感叹终于找到了地方,蝉鸣阵阵的夏日,跟着导航找地方也是不易。虽然不是很懂英文单词什么意思,不过按照他的经验,一般名字中带英文单词的店只有两种:前者逼格很高,后者想要装作逼格很高。

踏上两层台阶,一推门,扑面而来的冷风令喻文州哆嗦了一下。铜风铃叮当作响,昭示着一位客人的来到。

环顾四周,复古卡座带着欧洲中世纪的风格,深棕色的墙上挂着几幅油画,配上大喇叭的唱片播放器,小提琴和钢琴声在空中流淌。

喻文州有些吃惊,他来蓝雨这么久都不知道俱乐部附近还有这样别致...

来了来了

叶喻搞事生产大队:



“朝暮予你”


——蝴蝶蓝原著《全职高手》2019叶修生贺叶喻24h活动



活动平台:LOFTER


活动人数:30位参与者


活动时间:2019.5.29



立夏未满,火伞初张,荷风不动自有香。


鹊鸣疏枝,俦影敲窗,弹袖推枰茶话凉。


云尽芳菲飘砌,微雨轻烟时,叶信捎来旁。


喻名笺字沾湿,及至归晴日,晾扇会初阳。



STAFF:


策划:叶鲤 @高上北城入🌈 


文案:叶鲤


题字:陈渡...

收到《初霁》一个多月了,一直没空写repo,只能摸鱼染个卡



 @无人接听. 


没脸at太太



菜鸡写手,在线卑微

吼吼吼——


听完广播剧后激动的心情


嘟嘟真的太会撩了

梗来自于我同学说有些太太能不走外链地在

lofter上发肉


可能会有ooc


处理完一天的bug修复之类的工作,lof终于松了一口气。


抱紧自己墨绿色的小被子,lof悄悄点开自己白天没有删掉的几篇肉文。


正在看的津津有味的时候,握住鼠标的右手覆上一只大掌。


lof猛的一颤,战战兢兢地抬头,目光正对上石墨绷紧的下颚。


白衬衫的扣子扣到最上面的一颗,镜片反着光的金丝眼镜越发衬托出石墨斯文败类的气质。


他低头对石墨笑笑,眼睛里撒着揉碎的笑意仿佛点点星光,让lof看得着了迷。


“原来你喜欢这些play啊,亲身体会一下,怎么样?”

盖章

世邀赛结束后,国家队的队长和领队假公济私地给大家发了个假,两人偷跑出去逛街。


欧洲总是有很多古老的城堡,周边的小店卖些精致的匕首和剑,当然是不开刃的。


喻文州端详着橱窗里的匕首,扭头对叶修说,“这花纹雕得漂亮。”


叶修凑过来,“唔,是挺好看的。”


“想买吗?”叶修摩挲着下巴,笑问。


有些出乎意料,喻文州摇摇头,若有所思地看着店里面,“想买个火漆和印章,在你脸上盖一个。”


叶修忍住笑,世邀赛上别国的妹子表示了一下对中国国家队领队战术的认可,自家小朋友是想宣布所有权了吗?


他揽过喻文州的腰,有点细,因为世邀赛劳累瘦了一点,在喻文...

【叶喻第2次相恋】牵丝戏

 @叶喻搞事生产大队 

1.

夜深,月朗星稀,烛火隐隐约约,将屋内的人影投在纸窗上。


屋内,叶修执着画笔,将人偶面容上的最后一笔补好,长舒出一口气,搁下画笔。烛火挪近,照亮人偶的面容。端详了一阵,叶修不禁啧啧赞叹自己的手艺:人偶倚在画架上,唇微微抿起,唇色稍浅,显得唇有些薄。眉若远山,不偏不倚地搭在眉骨上。眼睛闭着,细长而密的睫毛如蝶翼,在眼睛下方投下一片扇形的阴影。面容白皙,双颊微陷,灯火葳蕤将精致的眉眼染上几分柔和。


一阵静默过后,叶修上前一步,深吸一口气,将唇覆上人偶的唇,灵巧的舌头撬开唇瓣,缓缓将气渡入人偶口中。少倾,叶修松开人偶的唇,直起身子,上挑...

今天我们语文模拟考,本来前面答得好好的,但是写作文的时候,我皮了。

作文题目就不说了,反正里面有个片段是写一个小哥哥的,但是一写到那个片段,我的文字就全部用来描写那个小哥哥有多帅了……

叶喻 嗓子哑了是因为感冒吗?

新的赛季开始了,辛勤工作的喻队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忙碌:青训营学员的考核,队员之间的磨合,银

武的属性,以及与叶修的异地恋。

叶领队在带着国家队拿了个冠军之后就回老家北京了,成为了一名吃着皇粮的公务员。每天在电竞总局安安稳稳地当个主任,白天上班偶尔抢个boss,晚上偶尔和男朋友煲个电话粥,生活真是特别滋润了。

但是忙得脚不沾地的喻大队长可没他那么悠闲了,周末都只能边与男朋友打电话边写战术报告。这一周好不容易能清闲几天,结果被广州的寒潮冻感冒了,真是挺倒零的了。

叶修本来被喻文州瞒得好好的,一点风声都不知道,但是黄少天开小号与叶修抢boss的时候,一不小心说漏嘴了。

叶修一听到自家男朋...

看着自己挖的一堆坑,我留下粗细一致的眼泪


不管了


我就是要写短篇

真心话大冒险

 “叮——叮——”被随意丢在桌上的手机响了起来,带着桌面有些震动,叶修随手抓过电话,看着屏幕上一串陌生的来电号码,有些疑惑。

这个手机是他在退役之后苏沐橙替他买的。虽然装了电话卡,但是也少有人知道电话号码,通讯录也只存了苏沐橙的号码,方便有时候联系。

所以接到这个电话时,叶修满心好奇,中介和骗子怎么来得这么快?他挑了挑眉,滑开了接听按钮。

电话那头有些嘈杂,一个因电磁波而有些失真的声音从听筒中传来,“你好,请问是叶修前辈吗?”

叶修有些惊讶,喻文州?他怎么知道自己的电话的?沐橙告诉他的吗?

“原来是文州啊。找我有什么事吗?”

叶修把手机夹在肩上和耳朵间,继续在键盘上敲敲打...

喻文州:王杰希,还不速为朕献舞一曲


王杰希:o_O,喻文州,你想死吗


喻文州:^_^


上学途中听着杰大的歌声,突如其来的脑洞


新手上路,多多指教

双玄 年轮

是刀
是刀
是刀
重要的事情说三遍

ooc如山
私设如海
山海不可平

准备好了吗?
开始。

1.
春去秋来的茂盛
却遮住了黄昏
寒夜剩我一个人
等清晨

师青玄板着手指数了数,距他来到皇城这座荒废的风水庙已经一年多了。虽然日子清苦了些,但是和那些乞丐兄弟们相处的时光也还算不错。不知什么原因,乞丐们都挺照顾他的,也许是因为看他像大户人家落魄的少爷,觉着他可怜,就多担待些。
这日子过得挺充实,一天到晚的忙碌让他没有机会去想兄长的死和贺玄的仇恨。也只有在这夜深人静的时分回顾自己的生活,嘲笑自己的孤独。
师青玄闭了闭眼,不愿再去回忆那痛苦的经历,却又是怎样都睡不着,只得干瞪着眼等天亮。...

当你吃泡面而胃疼时

亲身经历啊
撞梗致歉
内含叶/喻/王/张/周

叶修

他一脸无奈地看着你,“媳妇儿,你胃不好就别吃泡面了哦。”你强忍疼痛,瞪了他一眼,“你怎么吃那么多泡面都不胃痛呢?”叶修连忙哄人,“乖啊,媳妇儿,把药吃了,以后哥陪你,都不吃泡面了,行不?”

——“说好的不再吃了的呢”“媳妇儿,我错了,别拿我的烟”

喻文州

喻文州拿着温水和药,“夫人,乖,把药吃了。”你瞪着药,拼命摇头,“不,我不要吃药。”喻文州叹了口气,揉揉你的头,“乖,吃了,我煮粥给你吃。”你想想文州煮的粥,再想想难吃的药,妥协了。

——“夫人,吃粥了”“来了,来了”

王杰希

微草好爸爸瞪着一双大小眼看着你,“下次不准再吃泡面了!”你在他目光的注视下有些胆...

肖戴 病名为爱 (小段子)

无脑小甜饼

1.

据肖时钦这几天观察,他得出一个伟大的结论:小戴生病了😷。

2.

戴妍琦这几天用衣服把自己裹的严严实实的,训练压着最后的时间来,每天最早离开,连同人本都不怎么看了。

战术大师肖·福尔摩斯·时·柯南·钦准备亲自探查一番。

3.

肖时钦敲了敲戴妍琦的房门,房中传来女孩的声音,“谁呀?”
“是我。”肖时钦答到。
“哦,是队长啊,队长请进,门没锁。”
肖时钦推开房门,戴妍琦正缩在椅子上,见他推开了房门,抬起头,望着他。
肖时钦推推眼镜,“小戴,你是不是生病了?”
“是啊,”戴妍琦从椅子上跳下来,抱住肖时钦的腰,“队长,病名为...

哈利波特中的防风

©池渊 | Powered by LOFTER